垃圾焚烧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焚烧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连不能老依靠重化工过日子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8:52 阅读: 来源:垃圾焚烧炉厂家

大连不能老依靠重化工过日子

于连生,大连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大连市房地产经济学会副会长。  单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大连人。对于这个城市,于连生的热爱之情溢于言表,言必称“我大连人”。在政府工作多年,很多规划、报告的讨论、起草他都参与过,他不仅见证了这座城市这些年来的发展,也对发展背后的脉络把握得十分清晰。正因如此,在很多关于大连的问题上,他能给出我们不一样的观察视角。  没了重化工大连靠什么吃饭?  《21世纪》:这些年来大连的产业定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产业结构如何影响城市的发展?  于连生:大连的问题在于,产业发展的惯性和产业转轨的矛盾很难调和。  首先说产业发展的惯性,大连市重化工产业的形成发展是有历史背景的。大连的重化工基础既有日本统治时期留下的基础,也有共和国建国的需要,从而形成重化工产业的基础。  解放后,大连能够形成重化工业的基础,很大程度上有赖于计划经济体系。因为在这个体系下,重化工业要发展原料的调进和产品的调出全是国家负责。  实行市场经济改革后,大连市面临非常大的困难。经过那么多年的大力气调整,经过市场经济的痛苦磨炼之后,大连的重化工业保持住了。  现在人们老议论大连的重化工业,其实机械、石化行业一直是纳税大户,如果没了这些大连市吃饭靠什么?所以,历史的惯性造成我们按这个方向走。但是,这种惯性的发展不应该是螺旋式的重复,而应该是在科技进步的基础上再发展。  不能简单地说历史惯性,又不能简单说大连发展重化工不对,有些发展不够还要发展。重化工业要往深度发展,过去有的现在还干,那肯定不挣钱又污染环境,技术含量、附加值也不高。  《21世纪》:现在大连的重化工业不是简单的重复吗?  于连生:我觉得现在进步了,但是进步的势头不够。过去大连造船厂不能造30万吨油轮,现在能造了,而且连钻井平台都能建了。还是应该往前走,就是要继续发展,不能一说发展重化工就喊:“怎么还发展重化工?”  用百姓的话来说,新兴产业发展还不够吃饭的,像软件行业、航运行业纳税有多少,靠这吃饭不得饿死吗?它们还有一个成长的过程。  现在我们把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当口号来喊,谁都能很漂亮地喊,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是一个非常痛苦而艰难的过程。  日本为什么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除了我们常讲的环境压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成本压力,就像珠三角一样工资成本、原材料成本推动着、逼着你升级换代。旧的再干就要赔掉,但新的出路在哪,技术、人才在哪?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我们为产业转型创造了多少合适的土壤,政府又提供了多少有利的机会?恰恰要在这个问题上深化改革,不管是经济体制改革也好政治体制改革也好,不深入下去,我们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就是一句空话。  哪来那么多一百亿的项目?  《21世纪》: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具体到大连怎么讲?  于连生:我们每年财政上拿出大量的扶持基金给企业,给哪些企业、干什么项目、需要多少钱要不要公开?是主管部门领导说了算还是专家说了算?现在有的企业是靠跑关系,而真正需要的企业不一定能得到。  财政每年不少拿钱,干什么事、效果怎么样、谁来监督、谁负责任,应该全部公示,由一个专家库进行评审,而不是少数行政部门说了算。所以,我们在转型过程中的创新问题上,一定要做到公正透明,钱真正花在刀刃上。  另外体制上有问题,考核指标总是考核GDP,我们做“十二五”规划的时候增长定为14%,肯定要全国比较一下,比如看青岛、厦门都是多少,人家投入强度有多大,低了就不好看了。  中央考核感兴趣的也是GDP增长速度,我们考核干部的体系出了问题。转型的时候,速度可以适当减缓一点。举个典型的例子,大连冰山集团原来增长速度20%,新厂长来后把速度降到百分之十几,这多不好看?当时他们主要是做单螺杆的制冷压缩机,但这谁都能干,如果继续干下去市场肯定会饱和,而双螺杆的技术没人能干,把增长速度降下来去做双螺杆的,厂子不就活下来了,活得好了就上市。  市一级政府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也不是单纯拼速度,速度高就好,有很多速度是假的。比如固定资产投资额多少,直接利用外资多少,都可以造假。  《21世纪》:这些怎么造假?  于连生:比如盖一个房子投资一千万,而报上去的是两千万,这不是假的吗?你来投资,项目也看好了,有人会劝你在维京群岛注册一个公司,把钱转一圈过来。  这样拼的结果怎么样?我们老讲大项目、大项目、大项目,其实很多大项目是小项目过来的,海尔、联想刚开始多大点,最后不都变大了吗。我们急功近利恨不得一手就抱个大胖子,一次搞个一百亿的项目,哪来那么多一百亿的项目? 所以,转型时期除了改善政策环境以外,要重视小企业的成长。  全上重化工什么湾扛得了?  《21世纪》:现在沿海城市的重化工浪潮下,你们不上大企业、大项目,就会被别人拿走,这样GDP增长速度就下去了。  于连生:过去青岛赶大连,看大连上炼油项目它也跟着上,天津也上炼油,最后渤海湾全上炼油项目了,这样渤海湾能好吗?渤海湾就那么大点地方,这么干不要命吗,什么湾能扛得了?  看一个地区的发展,不能看今明两年,要隔三五年长期观察。现在我们说老百姓急功近利着急上火,其实政府也是一样的,注重短期效益。  《21世纪》:这也是导致大连从去年“7·16”事故之后问题不断的原因。地方政府急功近利追求大企业、大项目,是不是就会对企业的监管、项目的上马进行放松,比如放松对环保方面的一些限制?  于连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肯定的。环境问题让位于经济发展问题,这是普遍的现象。  《21世纪》:大连现在给人们的印象发生了变化,人们以往都认为大连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但是大连这么多重化工项目,尤其是去年以来事故不断,对城市形象造成什么损害?现在这种产业发展模式是不是有值得反思的地方?  于连生:“7·16”漏油事故等都是偶发事件,但我们也应该考虑其背后有没有必然性。从根本上来说,我们管理不到位、安全措施不严格。从“7·16”漏油事故看,我们管理还很粗放,要求的是进度,讲的是效率,安全环保意识还是太薄弱。  我们前面也讲了,产业发展有惯性、转型有周期,这不是短期能解决的问题。  现在一个行政命令可以把所有炼油厂全关了,就像山西煤炭不让开采了,环境肯定会好,但是怎么吃饭?在重化工方面,安全管理措施要到位,要在精上下功夫。  实际上,在防治重化工污染方面,大连已经下了很大功夫进行改造。对待大连的石化工业要严格施工标准、高质量保证,污染的要治理,该淘汰的要淘汰,已经存在的要严格管理,不能委托第三方违规操作。既然我们坐在火山口上,就要按火山口来管理,虽然危险,但是有防范措施。  《21世纪》:我们看到大连的城市定位有过多次变化,这对大连的发展尤其是产业的发展产生了什么影响?  于连生:上世纪80年代,大连城市总体规划第一次修编的时候,定位港口工业旅游城市。现在的定位越来越多,盲目去定位,这和我们追求政绩有关。我们不要把定位词搞得太多太滥,以至于自己都搞不清了。其实我们还是按自己的路在走,比如发展重化工业、进行港口建设、发展旅游产业,不就是刚开始的定位吗?  大连重化工业要往高精尖走,瞄准我们短板的地方,新兴产业、软件产业还要培养,要看到自己落伍的地方。过去我大连的重化工业很多是行业领头羊,像大连造船厂、大连重工集团、瓦房店轴承厂、大连机车厂等,现在大连在软件、新材料、生物技术等领域中,在全国能排上老大地位的企业还真没有。  在改革开放新一轮进程中,我们没有形成新的领头羊,这就是我们发展需要反思的地方。我们不能老倚靠重化工过日子,得把其他产业也发展起来,好让重化工行业养精蓄锐,减轻点压力。大连的石化工业不能撤掉,但是不应该再扩容了,应该在深加工上下功夫,在内涵上、高附加值上下功夫。

肩部有白癜风该注意好什么

成都男科医院哪里好

重庆做无痛人流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