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烧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焚烧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嗜血翡翠

发布时间:2019-04-16 13:18:05 阅读: 来源:垃圾焚烧炉厂家

啊进是个银行经理,每年发到的分红也不少,做事倒也是循规蹈矩的。

最近闲着无聊到了做古董的朋友店里,在朋友介绍了一款古铜镜后,啊进就迷恋上了收集古董这行档,尽管自己并不是鉴定师的料,隔山差五到朋友店里看看有什么新到的货。

朋友人也很实在,有一次从商人手中获得一座檀香佛,价格不便宜,整尊佛像都是用檀香木砌制而成的,朋友花了不少钱收购的,阿进刚好在现场,对檀香佛爱不释手,临走时,朋友二话没说把檀香佛塞他手中,说送给他。阿进也不是贪图小便宜的人,说着就要给朋友塞钱,一来二去,朋友说什么都不肯手下,阿进只好作罢,带着檀香佛走后,朋友自己嘀咕道:“希望能保佑你平安无事。”做古董的多少对面相有些了解,更何况他是做了十多年了老商人了,刚才在阿进进来后,就发现他的额头上被一团黑云笼罩着。

可能是上天怜悯他为人正直,希望檀香佛能为他挡住煞气。

阿进的父亲已经花甲之年,阿进的妈妈在他十岁的时候,去田里种植莫名其妙的失踪后啊进就是父亲带大的,这些年阿进完全把一切孝子该做的都做了。

但是阿进从不跟父亲说过一句话,因为他觉得当年要是他跟母亲一起去或者她就不会出事了,自己也不会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

啊进是结婚过的,妻子是城里的一位教师,很贤惠。后来因性格不合的原因离婚了,至今未再娶。很多人都想介绍对象,其中不缺乏年轻貌美的,都被他给一一拒绝了,他说宁愿时间负我,也不要去负别人。

假期里没事做,闲着没事,阿进自己跑去逛了回古董批发市场,稀奇古怪的东西琳琅满目,市场里很多带有年代性的物件,逛了很久没能逛到自己想收藏的东西,准备想抬脚离去,蹲在一个不起眼的老头子引起阿进的注意,他衣着破旧,不修边幅的顶着一头鸡窝头发,脚下的凉鞋有点白色,像是发霉了,面前摊上一块红色的布,上面简单的放着仅有的一块巴掌大的玉翡翠,阿进非常喜欢,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感觉有种不可抗拒的魔力。

他拿起来端详,玉光中透出条条血丝,生命的律动,血丝很小,在阿进眼皮底下却很清晰,有点难以置信,看这块翡翠的从色泽和饱和度上来定价绝对价格不菲,眼前这个人竟说什么都不肯收下金额,给他钱他就不买,送给阿进他就乐意,隐约对这小块翡翠有种疑惑的感觉,老头的话语间令人感到有点奇怪,但是阿进也没多想,实在是太喜欢,最后阿进还是把它带回家。

一回到家,阿进的老父亲第一次大声嚷嚷,死活叫阿进把东西扔了,也就是一块小小翡翠,不值得大惊小怪的,阿进当做没听见,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想跟父亲有对话,而是接下来的老父亲的举动着实激怒了向来好脾气的阿进。

老父亲举起手抓起放在柜子架上的翡翠就要扔出窗外,被刚好从厕所出来的阿进及时发现,一气之下推了老父亲,翡翠如宝被阿进捧在手里。

老父亲,满脸绝望,那表情就在宣誓自己即将要不久于人世了,他蹒跚从房间里简单的整理几件衣服,在阿进的眼皮地下离开了家门,临走时他把前几天到佛堂特意让主持开光的檀香佛放在玄关处。

阿进不解的把檀香佛跟翡翠一并放在专门摆放古董的架子上,转眼瞬间他好像看到了檀香佛流泪了,仔细一样,什么都没有。

每天夜里,他总感觉门房外面稀稀疏疏有声响,这天夜里,实在忍不住起身打开房门,声音又悄然而止。

该不会是小偷吧?在屋里兜转也没什么发现,难道是我太敏感了,他看了看手表,凌晨两点了,走到老父亲的房间,里头还是空空荡荡的。

老父亲已经离开家五天了,虽然当时脾气是大了点,可是他事后马上去找,还喊上了朋友一起找,老父亲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连续找寻了几天都没能找到人。因为怕有小偷入室盗窃,阿进把最喜欢的翡翠带到了房里放到了枕头底下,以防被人偷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日子急着找老父亲的下落,阿进的精神明显差了很多,本来微微发福的圆润身体一下子瘦了30斤,朋友都劝他不要太拼命了,人还是要找的,但是自己的身体也必须照顾好,不然哪里有精力去找呢!阿进谢过朋友的关心,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去医院看医生,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了过度贫血,话一出,还好有朋友在一旁,不然也不知道医生会有怎么样的下场。

朋友都隐隐约约的感觉阿进有点不对劲,平时对朋友,处事方面都圆润的人,怎么才几天之间就把自己弄得生人勿进呢?不免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事?”对于朋友的借问,阿进只是摇摇头,在他印象里,除了老父亲被自己气跑之外,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了,难道这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可是他已经知道错了,已经尽全力去寻找父亲的下落。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公寓,隔着门,阿进清楚的听到房里传出的嘈杂声,都说人在紧张时行动是属于零的,钥匙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插入孔里,等阿进打开门后,屋里的声响早早就没了,自己的房门被生生的撞出一个大窟窿,他急忙打开房门,现场凌乱一片,檀香佛裂成两半,老父亲正双眼紧闭的躺在地板上,手里死死的攥着翡翠。

当晚,老父亲被送进了急救病房,医生的话更是让在急救室外焦急等待的阿进心情一下跌进了谷底。

“心脏衰竭,抢救无效死亡。”

在朋友的陪同下,阿进办理了丧事,入殓的时候,阿进把翡翠一起放到棺材里,不料身边的法师大喊一声,顺势夺过阿进手中的翡翠,眼神就像看到鬼似的:“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阿进觉得莫名其妙,看到法师的表情凝重还是如实回答:“我在古董市场上看到的,那个人送的。有什么事情么?”

“事情可大了,你知不知道,这里面降头术是会把人害死的,提取死去人的一小块骨头下降头,在用翡翠合上,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当中的危险,还把他当宝贝放在身边,殊不知道这邪东西还得靠人血来维持达到降头师的目的,东西不能留了,要马上烧掉。”

阿进顿时醒悟,他知道了老头子为什么不要钱了,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的兴趣大起,他也不会把翡翠带回家了,到头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过错才会导致的,包括老父亲的死。

阿进愤愤的跑到市场后,已经看不到老头子的人影了。

唯一确定的一点,从老父亲死后,阿进再也没有玩古董了。

医护工作服

服务人员工作服

保安工作服款式

专业定做职业装

北京工作服订做厂

后勤工作服

职业装定做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