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烧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焚烧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药材资源过度消耗吹响中药资源保护集结号不丹嵩草

发布时间:2020-10-19 04:33:48 阅读: 来源:垃圾焚烧炉厂家

药材资源过度消耗吹响中药资源保护集结号

“近年来,我国中药产业发展势头强劲,产业发展和资源保护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野生资源枯竭、道地药材以及部分规范栽培品种产量不能完全满足中药产业需求,中药材价格大幅波动,市场极不稳定。”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天士力集团董事长闫希军提交了《关于加强中药资源保护促进中药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建议》,认为中药资源问题已成为中成药产业健康发展的不稳定因素。中药资源危机,再一次成为“两会”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

朝阳产业的危机

据统计,2002~2012年间,中药工业产值增长迅猛,2002年为500亿元,2005年就已超过1000亿元,2009年超过2000亿元,2010年超过3000亿元,2012年激增至超过5000亿元。2012年中药产业产值已经超过医药产业总产值的1/3,与化学药、生物药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告诉记者,在当今中国的经济领域,中医药产业无疑是公认的“朝阳产业”,以中医药为代表的传统医学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重视和认可。中药资源除了药品消耗外,许多制药企业布局大健康产业,如凉茶、日化品、保健食品等均开始添加中药成分,一定程度扩大了中药资源的需求量。与此同时,国际市场对中药资源的需求增加,各种形式的中药出口增长迅速。

然而,这个朝阳产业却正面临着一场资源危机。农工党在今年政协会议上以党派提案的形式就中药资源问题提出了建议。该提案指出,在国内,由于近年来资本的轮番炒作,市场过度追求暴利,导致中药材资源过度消耗,动植物生存环境受到破坏,中药资源数量减少,部分药材的临床用药受到影响;在国际上,发达国家借助我国所出口中药材的质量优势,大量开展药效成分功能基因挖掘,进行药用有效成分粗提,以筛选有优势的活性成分,并对这些基因和成分以专利保护,间接掠夺了我国的中药资源。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港澳台交流合作中心原主任王承德以冬虫夏草为例介绍说:“上世纪60年代,牧民用500克冬虫夏草换一两角钱一包的香烟,10年前1公斤冬虫夏草达到六七千元,2012年平均价高达每公斤10万元,冬虫夏草摇身成了奢侈品!导致虫草资源量已陷入‘越少越贵、越贵越挖、越挖越少’的恶性循环。”与药材资源毁灭性采挖伴生的是生态环境的破坏,有媒体报道称,每年5~7月,青藏高原虫草主产区会迎来“挖草大军”,每挖一根草,就得掘地8~12厘米深,刨出约30平方厘米土壤,留下坑洞无数,水土流失严重,并延伸扩展至整片高原草甸。

资源的不稳定已让处于产业链下游的中成药企业倍感压力。闫希军介绍,在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203个中药品种中,有189个是复方品种,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987个中药品种也多为复方药品。目前中药材不仅产量不稳定,而且部分中药材的重金属、农残污染严重,已影响到复方中成药品种的持续供应,严重影响国家基本药物的安全与保障。

家底不清管理模糊

张伯礼告诉记者,我国分别于1960~1962年、1969~1973年、1983~1987年组织开展了三次全国范围的中药资源普查。历次中药资源普查获得的数据资料为我国中医药事业和中药产业发展规划的制定提供了重要依据。“但最近的一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距今已近30年。在这30年里,中药材的需求量、资源蕴藏量以及主产区分布等已发生了巨大变化,30年前第三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的结果已不足以指导现实的产业政策和资源保护规划。”

农工党提案同样认为,“家底不清”是当前中药材管理瓶颈之一。由于前三次普查的历史数据缺乏现实的指导意义,中药资源家底不清,信息不对称,难以发挥其指导生产的作用,使得资源保护措施和产业政策的制定依据不足。

与此同时,中药资源管理的职能被林业部门、农业部门、工信部门、科技部门、药监部门、中医药管理部门共同承担,结果导致职能分散,中药资源保护管理的主体不清。农工党提案指出,家底不清、管理主体未明进而导致中药材产业规划不健全。中医药产业规划仅在各中药材种植、销售大省各自为战,没有国家层面的统筹,中药材生产—销售运营—市场建设都各行其是,没有规范的市场秩序。分散的医药科研力量亦难以形成合力,中药材生产、加工企业总体效益低下,产业升级艰辛。

在濒危药用动植物保护方面同样面临法规缺失的局面。据了解,目前我国专门针对中药资源保护的法律只有《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条例附录“国家重点保护野生药材物种名录”收载野生药材物种76种,涉及中药材仅仅42种。中药资源保护、开发和利用等方面仍然缺少相关法律法规约束。鉴于优质中药资源多出口国外市场,农工党建议调整中药资源进出口政策,明确资源出口和国内使用策略,制定针对中药资源出口“红皮书”,实施管制目录,采用合理的技术措施保护国内中药资源。

管理秩序亟待完善

农工党在提案中建议尽快从四个方面开展工作:尽快摸清家底,加强监督管理,加强中药资源方面的立法和现有法规的修订,重建中药资源管理秩序。张伯礼同样建议尽快全面、正式开展全国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并以普查为切入点,加强中药材基地建设,建立中药资源科研和服务体系,特别是要加强推动中药资源普查与中药资源保护、开发和评估等工作的结合,促进中药资源可持续利用。

据了解,从2011年开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开展了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试点工作,试点范围已覆盖31个省份。通过试点工作,积累了现代科技条件下全国范围开展中药资源普查的组织管理经验。

闫希军则提出通过政策引导和市场调节,从源头上保证中药材的供应和质量,促进中药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建立基本药物中药品种的药材战略储备,引导中药材市场理性发展,保障中药材资源的可持续供应。建议可以对中药材种植基地及农户给予一定补贴,建立保险机制,设立专项扶持基金,以及鼓励企业设立自己的中药种植基地等。

“应尽快明确中药资源管理的责任主体,在国家层面加强对全国中药资源的管理。”农工党提案建议,由国务院领导牵头,在国家层面成立中药产业发展办公室,统筹协调部署中药产业发展工作,完善相关政策措施,尽快启动全国中药资源普查工作,查清我国中药资源的种类、分布、蕴藏量等状况,有针对性地提出中医药资源管理、保护及产业发展的总体规划建议。同时,还需要进一步构建中药材电子商务平台,实现中药材产销对接无缝化,以及中药材市场信息透明化。政府还应帮助成立中药产业的专业投融资平台,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鼓励企业通过投资入股的方式实现合并,建立大型企业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农工党在提案中还建议大力推广“药农—公司—基地”的集约化种植模式,保证药农利益,缩短供应链,严格初级市场的准入制度,缩小行业风险。

(文章来源:中国医药报)

哈尔滨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看牛皮癣医院挂号

内蒙古妇科医院口碑好吗

太原好的男科医院是哪家